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我突然想起來之前有翻過PSYCHO-PASSコピペbot的推XD!雖然已經很舊了但今天是小朱生日我又沒時間寫賀文,就把這個放上來,因為是渣翻所以附上原文懂日文的就直接看原文吧


有很多CP,也有跟朱無關的,但在寫這個的時候距離12點還只有10分鐘,實在沒時間整理,所以請自行避雷


只挑了些多人讚好的推來翻,說起來all朱向的推特別多人讚好,開心www


1.

常守「愛っていうのは『この人となら不幸になってもいい』っていう気持ちのことらしいですよ」

狡噛「俺はアンタと一緒なら不幸になっても構わない。…が、俺はアンタと一緒にいると不幸...

#原來距離上次發文已經過了半年…突然想起這篇回來填坑

#OOC注意,狡朱宜注意,請自行避雷

#前文鏈接:Psycho Pass學園——True or Dare 1

#在這粗略說一下玩true or dare時各人坐的位置,常守→征陸→唐之杜→六合塚→霜月→宜野座→狡噛→縢→再回到常守


  原本放學後應該在開會的風紀委員卻不務正業,竟然圍圈坐在地上打算玩起true or dare來,甚至還拉了征陸老師和保健老師唐之杜進來。

  經抽籤後,眾人紛紛坐到了他們抽到的位置。

  剛去小賣部買了瓶可樂的縢,在眾人眼前咕嚕咕嚕地喝完後,把玻璃瓶放到中央,他身旁擺放了一個自製的籤...

小朱,生日快樂!!!!!!

抱歉趕不上日本時間,這邊的時間也只是勉強能趕上。

P.S. 時差那方面不用太深究,我隨便編的


  今天是4月1號,常守朱的生日。

  如果不是剛好在當值時遇上了棘手的案件的話,常守本來打算去跟很久不見的雙親度過這個生日的。

  終於把報告打完的常守看了眼電腦上顯示的時間,現在是凌晨一時零七分,很遺憾,她的生日還未慶祝就已經在忙碌中過去了。

  她打算就這樣回家,畢竟今天從同事手中收到了很多生日禮物和祝福,已經感到很滿足了。正當她拿起手袋準備離開辦公室時,宜野座伸元轉動轉椅,向已經站了起來的常守道:「常守,你還打算到你父母那邊嗎?...

隔太久了,前文:1     2     3

#終於寫完了……考試前開的坑,竟然拖到現在OMG

#寫着寫着已經不是強行PP宜朱結局了,當初的腦洞只去到2,寫了幾個版本都刪了,就不這麼執着了(。


  公安局刑事科通知,為確保安全,目前禁止進入本區域,附近居民請盡快撤離——

  市區的一個廣場外,原本人來人往的街道變得非常冷清,只有警車刺耳的鳴笛聲劃破寧靜。數台多隆封鎖了案發地點,附近的市民早已在半個小時前全部疏散。

  常守和霜月美佳低頭查看自己的攜帶情報終端,就在剛才,她...

#昨晚一口氣P了幾張,其實挺好玩的,感覺要上癮了www

#OOC & Just For Fun

#微狡朱宜朱

#狡視覺

#然後逃亡中的某人也想湊個熱鬧

#原本打算來個大更的,想一次過填完這個坑,但是TAT,後面寫了的部份要重寫了……

#這次想帶出的是常守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宜野座,如果有bug請無視……

 

  自柳川死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。

  常守站在禾生的辦公桌前,以簡潔的言語報告完最近發生的一宗案件,她是一刻都不想多留在這裏,特別是在柳川死後,常守對禾生的反感更是加深。

  常守邁開腳步,準備離開這裏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。

  “宜野座執行官最近狀態如何?"

  “……"

  只是簡單的一句話,就足以令慍怒寫在常守的臉上,連剩下的那一絲柔和都從她飽滿的臉上褪去。

  “你是故意讓宜野座先生到諾娜塔的吧?"

  ...

#考完試啦ROARRRRRRR
#預先祝大家聖誕節快樂!ε٩(๑> ₃ <)۶з

  宜野座停下腳步,怔怔地看着前方,除了驚愕外,眼底還有着深深的憤怒。

  他們拚了命保護的……就是它?

  為了保護它,究竟犧牲了多少人?!

  前方是一個由眾多大腦所組成的機器,而社會的一切都由這些大腦決定,包括每一個人的命運。

  宜野座握起拳頭,強忍着內心的怒火。在他眼前就是先知系統的全貌,社會中最醜惡的真相,而常守正獨自站在那。

  在龐大的先知系統前,常守的背影顯得份外的渺小,而她一直在用自己渺小的力量去改變整個社會,她不曾試圖把別人牽扯進來,因為她知道這條路會是...

#強行幫PP宜朱結局=)

#擅自為小朱加了初戀的設定,小朱對對方已沒愛情,希望不會雷到大家

#沒邏輯可言


  常守朱的初戀是在高中。

  時間雖然短暫,但兩人與對方共渡過最青春和純潔的時光。儘管已經過去了數年,常守並未完全釋懷,畢竟那是她唯一的戀情。

  而這個男生,現在就在她的面前。

  就在先知系統前。

  常守從沒想過事情會往這方面發展,沒想過有一天,她會成為制裁他的那一方。

  如果,我們沒有重遇就好了……


  “真是愚蠢。"禾生壌宗透着藍光的雙眼倒映着男人的面容,她收起了手上的支配者,不屑地一笑,“竟然因為一己之利而妄想動搖整個國家的根基。"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