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#原來距離上次發文已經過了半年…突然想起這篇回來填坑

#OOC注意,狡朱宜注意,請自行避雷

#前文鏈接:Psycho Pass學園——True or Dare 1

#在這粗略說一下玩true or dare時各人坐的位置,常守→征陸→唐之杜→六合塚→霜月→宜野座→狡噛→縢→再回到常守

 

  原本放學後應該在開會的風紀委員卻不務正業,竟然圍圈坐在地上打算玩起true or dare來,甚至還拉了征陸老師和保健老師唐之杜進來。

  經抽籤後,眾人紛紛坐到了他們抽到的位置。

  剛去小賣部買了瓶可樂的縢,在眾人眼前咕嚕咕嚕地喝完後,把玻璃瓶放到中央,他身旁擺放了一個自製的籤筒,是true or dare專用的,抽到的紙條一面寫着true的題目,另外一面寫着dare的題目。

  「好了!一切準備就緒,可以開始了!」

  征陸問道:「誰先轉?」

  「由我開始吧!看我的!」

  沒詢問其他人的意見,貪玩的縢已經拿起玻璃瓶在地上轉起來,他摩拳擦掌,帶點興奮地道:「會轉到誰呢?」

  原本飛快地旋轉着的玻璃瓶漸漸漫下來,最後,在眾人忑忐的視線下,玻璃瓶終於停止了轉動,而瓶蓋那邊指向了狡噛。

  除了狡噛,大家都頓時舒了口氣。縢按照慣例問了一句,「小狡,true or dare?」

  狡噛黑着臉,不情願地答道:「Dare。」

  「竟然選dare,實在勇氣可嘉呢!」唐之杜幸災樂禍般拍了拍手掌。

  可以的話狡噛都不想選dare,不,其實他兩邊都不想選,只是隱約覺得true的題目會很糟糕,如果是dare的話,既然有老師在,題目應該不會太過份吧?。

  縢亮出籤筒,伸手進去摸了張紙條,他打開來看,接著似石化了一樣呆了三秒鐘,張開的嘴能塞進一隻雞蛋,「嗚哇……下下簽!」

  常守好奇地探頭一看,看完後的反應竟是噗哧一笑,已有不祥預感的狡噛亦向縢的方向探頭,跟常守相反,現在的他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,甚至有種想把紙條撕碎的衝動。

  見三人的反應如此大,唐之杜心急地問,「抽到什麼了?」

  常守忍住笑,偷看了眼坐在狡噛旁的兩人,「吻旁邊其中一人。」

  唐之杜聽了立刻爆笑,就連霜月和六合塚都饒有趣味地盯着狡噛的方向。

  「小狡,別親我,我的帥臉只讓可愛的女生親!」

  「我也沒有親男生的興趣。」

  這次到宜野座內心一驚。不親縢不就要親他了?!

  宜野座想了想,決定先下手為強!

  「狡噛,你的遊戲機還在我家。」

  縢沒想到宜野座來這麼一招,沒辦法之下亦只能出賣朋友,「小狡,你上次借我的比基尼寫真集還在我家!」

  「我從來沒買過那種東西!」

  在狡噛被旁邊的兩人各種厭棄後,被逼參與這遊戲的霜月開始不耐煩了,「不親男的親女的不就行了嗎?隨便選一個快點把遊戲完結了吧!不過……」說着,霜月露出了嫌惡的表情,「不可以選我!」

  唐之杜也擺手,「慎也,我也想幫你忙啦,但我怎麼說也是個老師,傳出去的話我會被校長訓話的。」

  至於另一位女生——六合塚,她雙目正向狡噛閃着駭人的目光,好像在說「你敢親我我就敢讓你走不出這房間」!

  所以,狡噛得出了一個結論,他想親……不,他只能親常守。

  感覺到狡噛的視線,常守用手搔了搔臉,白皙的臉孔瞬間漲得通紅,「那個……只親臉的話。」

  「常守,對不起,要怪就怪縢吧。」

  狡噛想站起來走向常守時,宜野座卻突然冒出一句猶如投下一枚原子彈般震驚全場的話!

  「狡噛,你親我吧!」

  宜野座的眉頭緊鎖,那表情就像要迎接世界未日般,不過要是狡噛真親了常守,那就不是迎接世界未日了,而是已經世界未日了。

  狡噛懷疑自己聽錯了,「什麼?」

  「親我。」

  狡噛想也沒想立刻搖頭拒絕,在有選擇之下,誰會那麼蠢去親一個男的:「我沒有親男人的興趣。」

  「我也沒有被男人親的興趣,是我坐在你旁邊,別把常守牽扯進來,我代替她。」

  「我拒絕。」

  「這是懲罰你,不是對常守的懲罰!」

  爭論進行得如火如荼,最後還是要老師,即是征陸來調停,「不如這樣吧,這個懲罰暫且擱置,再吵下去遊戲就不能繼續了。」

  兩人沒有再作聲,算是答應了。

  「這次是我來轉吧?」狡噛轉起了玻璃瓶,這次的幸運兒就是坐在狡噛旁邊的宜野座,宜野座一下子就懵了。

  「True or dare?」

  宜野座伸手扶額,苦惱的同時想起剛才狡噛的遭遇,便從口中擠出了一個字:「True。」

  狡噛把抽到的紙條從籤筒取出,看了眼紙條後一臉不情願般把紙條上的字讀了出來,「在場最喜歡的異性是誰?」

  宜野座再次懵了。

  唐之杜笑瞇瞇地調侃道:「不用想了吧?就是她嘛~」

  尷尬的宜野座乾咳了兩聲,他別過了臉,低聲道:「常守。」

  「誒?」常守小聲驚呼,好像很意外,她看了眼坐在這裏的女性,一臉了然的樣子,看來她認為宜野座是在毫無選擇下說了她的名字。

  唐之杜把手放到耳邊,向宜野座喊了一句:「宜野座同學,真是抱歉呢,你剛才說喜歡誰?我距離太遠聽不見,能不能大聲再說一遍?」

  宜野座知道唐之杜一定聽到他剛才說什麼,他微笑着,額角上的青根隨着呼吸在抽動。

  然後,他們又玩了幾輪true or dare。

  「霜月,初戀是什麼時候,對象是誰?」

  「這是什麼問題,身為學生是不應該談戀愛的,這是理所當然的事,再說這紙條寫的是兩條題目吧?!」

  「縢,請你去喝廁所水。」

  「喂!!這是最糟糕的dare題目啊!你這樣都抽中啊?!」

  「智叔,掌上壓二十次……什麼啊這麼無聊的問題!」

  「掌上壓二十次嗎?交給我吧!」

  「唐之杜老師,喜歡戀人或前戀人哪個地方?」

  「當然是可愛的地方,只要是可愛的地方我全部都喜歡~」

  「彌生,請擺一個性感的姿勢……」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常守,說出一個自己的秘密。」

  「其實,升學填志願表的時候我直接偷了槙島的來抄的。」

  「誒?為什麼?」

  「為了每次考試都把他壓在第二名!」

  來到最後一輪了,常守很不幸地成為了最後一輪的幸運兒,六合塚打開抽到了的紙條,淡淡地道:「吻在座最喜歡的異性。」

  「縢,為什麼這類的題目特別多?!」常守對縢滿腹抱怨,早知道她就不選dare了!

  縢擺了個勝利的手勢,「嘿嘿,因為是最好玩的題目!」

  就在常守猶豫不決時,讓我們看看在座各位男士的反應。

  狡噛把視線投向窗外,裝作漠不關心般板着一張臉。旁邊的宜野座兩手交叉於胸前,內心既緊張又帶點期待。縢笑嘻嘻地盯着旁邊的常守,一副看好戲的樣子。征陸則氣定神閒,在想年輕真好。

  「那個……我選不了。」

  「那我幫小朱你決定吧!」唐之杜說着向常守眨了眨眼,常守的心中隱隱有些不安。

  「剛才慎也欠小朱一個吻,小朱又欠一個吻,互相親親不就行了?」

  「我反對!」

  「既然宜野座同學反對,我有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!」唐之杜站了起來走到狡噛和宜野座的身後,用手拍了拍他們的肩膀,臉上的笑容可燦爛了:「你們兩個來親小朱不就行了?很公平吧,還能完成你們兩人的願望,不用謝我哦~」

 

  咔嚓——

  此後,Psycho Pass學園開始瘋傳着一張照片,一時成為了同學間茶餘飯後的話題。

  聽說拍這張照片的人,就是某位喜歡穿白袍的老師。


FIN

评论(7)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