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#這是不知道多少個月前說要寫的雛朱,既然放假就開個坑,填坑的話要考完試後,大概六月=]

#這對CP冷的程度不用我多說,不過雛朱已經不算最冷,最冷是鹿朱?東朱?須朱?

#標題以後再想吧明天測驗我趕去溫書了。゚ヽ(゚´Д`)ノ゚。

 

 

  一係的辦公室從沒這麼混亂過。

  霜月美佳對執行官下達命令後坐回座位上,疲憊的她閉上雙眼,重重地嘆了口氣。

  簡直就像惡夢一樣……

  這五天霜月美佳睡眠的時間加起來都不知道有沒有十五個小時,睡眠不足加上龐大的工作量,不靠咖啡提神的話她隨時都能閉上眼好好睡一覺。

  霜月用手托腮,盯着電腦螢幕上一堆的文件,再看了眼身後空蕩蕩的位置,在短短的一分鐘內再次嘆了口氣。

 

  這是常守朱失蹤的第五天。

  五天前常守悄無聲色地失去了蹤影,沒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失蹤的,亦對犯人的身份毫無頭緒,為了加快找到案件的蛛絲馬跡,雛河翔跟唐之杜志恩這些天來一直待在分析室裏,特別是雛河,雙眼幾乎沒有離開電腦螢幕的時候。

  外面的天色漸漸暗下來。

  分析室裏只剩下敲擊鍵盤的聲音,「啪噠啪噠」的在這一片寂靜中迴響着。忙碌了一整天的唐之杜閉目養神後睜開眼睛,朦朧中見雛河仍在查看着監視器錄下的影像,便道:「翔君,你這幾天都沒怎麼休息,先停下來睡一會吧,我接力就行了。」

  雛河晃晃腦袋,視線仍集中在電腦螢幕上:「不行…咳咳…要﹑要救姐姐。」

  唐之杜打了個呵欠後坐直身子,伸手去拿面前的香煙:「我明白你想救小朱,小朱的事我也很擔心,但如果你也倒下了搜查工作就會更……」

  雛河沒有察覺到唐之杜突然的沉默,雙手繼續快速地敲打着鍵盤。

  唐之杜湊向雛河凝視着他,原本因睡意而半瞇着的雙眼現在瞪得大大的:「翔君,你發燒了吧?你的臉好紅!」

  聽唐之杜這麼一說,雛河才感覺到自己的喉嚨異常地乾澀,混身發熱,而且腦袋還昏昏沉沉的。

  「我﹑我沒事……」

  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。

  還差一點點……還差一點點……

  「找﹑找到了!這裏,全息…投……影……」

  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,接着是眼前一黑,雛河失去意識的身體就這樣向着冰冷的地面栽去。




TBC

评论(3)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