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小朱,生日快樂!!!!!!

抱歉趕不上日本時間,這邊的時間也只是勉強能趕上。

P.S. 時差那方面不用太深究,我隨便編的

 

  今天是4月1號,常守朱的生日。

  如果不是剛好在當值時遇上了棘手的案件的話,常守本來打算去跟很久不見的雙親度過這個生日的。

  終於把報告打完的常守看了眼電腦上顯示的時間,現在是凌晨一時零七分,很遺憾,她的生日還未慶祝就已經在忙碌中過去了。

  她打算就這樣回家,畢竟今天從同事手中收到了很多生日禮物和祝福,已經感到很滿足了。正當她拿起手袋準備離開辦公室時,宜野座伸元轉動轉椅,向已經站了起來的常守道:「常守,你還打算到你父母那邊嗎?」

  一係辦公室只剩下常守和宜野座,其他人都完成了各自的工作回去了。

  常守搖搖頭,向宜野座的方向走近:「我已經發了個訊息說不去了,現在這麼晚了我也不想打擾他們休息,雖然是有點遺憾。」

  「既然這樣,不如到我的宿舍喝酒吧?雖然算不上什麼慶祝,而且過了該慶祝的時間,但總好過就這樣回家吧?」

  常守聽了感到內心一暖,她停住腳步,揚起了一抹笑容:「也是呢,反正明天早上我們都不用值班,可以稍微放縱一下。」

  「就算明早要值班,以你的酒量來說也沒什麼要擔心的吧?」

  「呵呵,我是擔心宜野座先生你而已。」

  宜野座輕挑眉毛,把面前的電腦關掉,「我的酒量比以前好多了。」

  「那待會就請你證明給我看吧。」

  常守坐到一旁,等待宜野座把東西收拾好。

  常守打開攜帶情報終端,再次播放剛才佳織發給她的影片。

  影片上,佳織跟一歲的女兒對着鏡頭喊生日快樂,兩人的笑容都洋溢着滿滿的幸福,常守也被感染到了,嘴角不自覺地上揚。

  「常守,可以走了。」

  宜野座已經拿好東西,站在常守的面前。

  常守把攜帶情報終端關掉後站了起來,這時,宜野座突然向常守微微一笑:「對了,今天太忙沒有時間對你說。」

  「常守,生日快樂。」

 

 

  在宜野座的宿舍裏,兩人聊了很多生活上瑣碎的事,罕有地對公事隻字不提,可能他們都想就這樣靜靜地度過這特別的時光,把所有煩惱暫時放到一邊去。

  凌晨三時半,茶几上的冰桶裏只剩下水,旁邊的酒瓶已經空空如也。

  醉倒的宜野座在沙發上倒頭大睡,臉上因醉意而泛紅,常守去拿了被單蓋到宜野座的身上,凝視着眼前那睡容不禁一笑。

  「宜野座先生的酒量的確改善了很多呢,不過還是很快就喝醉了。」

  常守把茶几收拾乾淨,再關上了燈,然後踏出了門口。

  或許剛才曾下過雨,空氣濕濕的,行人路上有很多或大或小的水窪。

  常守走在路上,腳一不小心踏進了一個小水窪中,濺起的水花弄濕了她的小腿。常守停住腳步,借月光伸手到手袋中翻找紙巾,視線卻在不經意間看到了那盒每天都帶在身邊的Spinel。

  她抬頭看向夜空中那輪明淨光亮的月亮。

  「那個人,現在在哪裏?」

 

 

  在天空的另一邊。

  跟日本不一樣,這邊是黃昏時份。

  狡噛慎也坐在欄杆上,看着遠方的夕陽和那燃燒着的紅霞漸漸暗淡下來。他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煙,幾秒後,嘴裏吐出了一股輕煙。

  最近,他有一個習慣,他喜歡沒事做的時候就這樣靜靜地看着天空。

  這個世界實在太瘋狂了,只有看着天空的時候,他才會覺得平靜下來。

  而且,他有很多重要的人和事,在天空的另一邊,或者是在天空之上,現在,只有這片天空能把他們連繫起來。

  啪——

  忽然,狡噛伸出手好像在空中接住了什麼,他回頭一看,只見兩位膚色黝黑的小孩在對着他嘻嘻傻笑,原來是這兩個小孩向狡噛擲了一塊小石頭。

  「Happy Fools' Day!」

  扔下了這句話,那兩個小孩就大笑着跑走了,狡噛只好無奈地嘆氣。

  Happy Fools' Day……

  狡噛慎也重新把視線放到天空上。

  已經四月了嗎?

  說起來,今天是她的生日。

  狡噛就這樣坐在欄杆上,視線盯着天空直至夜幕低垂。良久,一個男人突然走近他。

  「Kougami, they are waiting for you.」

  狡噛向那男人點了下頭,把煙頭弄熄後隨意扔到了一邊,然後從欄杆上跳了下來。

  他回頭,再次望向那片天空,低聲地道:

  「常守,生日快樂。」


FIN

评论(15)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