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#開個坑,這篇是讓大家看看角色設定的物體,下一更才會是正文,狡朱宜。明天就開學了所以先把這個傳上來,以後可能有機會以這個設定寫文,但其實我比較喜歡正劇向

#OOC*999,這篇不知道打什麼tag好就不打了www

#0邏輯

 

 

  喂,有沒有看見前面那個背着粉藍色背包,穿着水手校服裙,撲閃着褐色的大眼睛和頂着蘑菇頭的女生?什麼,竟然看不見?她正向着Psycho Pass學園的校門飛快地跑去,旁邊還有兩個高大的男生,看到了吧?

  她是誰?她叫常守朱,Psycho Pass學園其中一位風紀隊長。旁邊兩位男生是比她年長一年的青梅竹馬,一位是曾經因私事逃跑到SEAUn卻被常守捉回來日本的狡噛慎也,另一位最近學會了妥協,以前是眾所周知的傲驕的宜野座伸元。

  常守一行人終於跑到了校門前,他們停下腳步,剛想踏入校門時,鐘聲響起了,今天當值的滕秀星和六合塚彌生立即衝出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  叮噹叮噹——

  三人一下子就石化了。竟然就差那麼一點點……久違地三個人一起上學,誰想到結局是三個人一起遲到!宜野座立刻瞪了罪魁禍首一眼,若不是狡噛晚起床了他跟常守根本不用遲到!這可是他和常守這麼多年來第一次上學遲到,簡直不可原諒!

  滕放下攔截三人的手,「小朱,身為我們的隊長竟然遲到?」

  常守彎腰喘着氣,艱難地擠出一句話,「對……對不起。」

  「嘛,算了,你們進去吧!」說着,滕走向了狡噛,把他擋在校門外,然後向他攤開手掌,「小狡,學生證。」

  狡噛輕挑眉毛,「喂,為什麼只要我的?」

  一旁的六合塚面無表情地走近,代替滕答道:「常守和宜野座從來不會遲到,一定是你這位慣犯連累他們,快拿學生證出來。」

  狡噛板着臉,認命般掏出學生證,他也明白一個人遲到總比三個人遲到好,但當他眼見旁邊的二人沒有打算幫他說一兩句好話,還高興地跑進校門接着對他扯起一個沒心沒肺的笑容,他的內心就很不爽!

  六合塚記下狡噛的學生證號碼後打算還給他,此時,一個人物出現了令狡噛的臉黑得能跟炭媲美,常守的眼神亦瞬間變得似刀劍般銳利。

  能讓他們兩人露出這種表情,只有他——槙島聖護!

  不遠處的槙島手拿一本《被背叛的革命》,扭頭望向旁邊的崔九善。

  「崔九善,你認為人類靈魂的光輝是什麼?人類靈魂的光輝……」

  「主人,常守和狡噛在校門那邊。」

  槙島把視線移向校門,果真看見兩人的身影,陽光在他臉上打上了一層淡淡的陰影,他勾起了嘴角,那是一抹帶着冷冽的笑容。

  槙島抿着嘴站在校門前,與校門內的常守對峙着,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會,火花迸發,誰也沒有要退讓的意思,就算風吹得他們眼睛乾澀也不眨一下眼。對兩人來說,這是一場無言的較量!

  世界恍若沉寂了下來,只剩下劈里啪啦的火花聲,他們保持這樣的姿態對望了十秒鐘,一旁的大家呆呆地看着他們,始終沒有人走出來打破這場僵局。

  終於,槙島翕動嘴唇,聲音帶着怒氣,「常守,是你故意關了我的鬧鐘害我遲到的吧?」

  儘管槙島是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,例如上課時要他拿課本他卻在看《1984》,但他意外地注重禮儀,討厭遲到這種失禮的行為。

  常守眼裏全是得意,「沒錯!」

  「關掉鬧鐘……」滕小聲咕噥,然後好像意識到什麼一樣大聲地喊道:「你們同居?!」

  兩位當事人立刻異口同聲地否認,「誰會願意跟他同居?!!!」

  旋即,他們便回到無聲的戰場上,繼續對峙。

  身為常守的青梅竹馬,狡噛和宜野座對這種場面見慣不怪,宜野座看了眼常守,嘆了口氣,替她向充滿疑惑的滕解釋,「常守的父母跟槙島的父母是好朋友,常守的父母最近因為工作原因不在國內,你也見識過常守的廚藝……所以常守的父母把她交給了槙島的父母照顧。」解釋完後,他再補了句,「來我家住不就好了嗎?」

  那聲音不大不小,剛好傳進狡噛的耳裏,本來還怒瞪着槙島的狡噛收回了目光,「我比你先認識她,當然來我家住。」

  「不行,你是獨居的吧?怎麼可以讓常守跟你一起住?」

  「這麼說你家裏也只有你和智叔啊?」

  「還有Dime呢。」

  「喂喂,Dime也算進去啊?」

  六合塚以隔岸觀火的姿態聽着耳邊的爭論,她認為這場爭論是極度無謂的,或者說是來得太遲,因為常守早已住到槙島的家了。

  「各位同學早安。」校門處的喇叭響起了廣播,是Psycho Pass學園的校長禾生壤宗的聲音,「學校附近的治安最近有點不穩定,有女同學昨天放學後被年約四十歲的男士跟蹤,請各位女同學放學後盡早回家。今天的廣播就到這裏吧,請各位同學記住我們的校訓——使最大數量的人得到最大的幸福。最後,還逗留在校門的同學趕緊回到課室上課。」

  話音剛落,就算當中有些人多不情願,校門前的七人還是只好邁步回到課室上課。

 

  今天的Psycho Pass學園與往常一樣,在一片混亂中開始。

 

 

 

TBC


评论(4)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