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#原本打算來個大更的,想一次過填完這個坑,但是TAT,後面寫了的部份要重寫了……

#這次想帶出的是常守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宜野座,如果有bug請無視……

 

  自柳川死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。

  常守站在禾生的辦公桌前,以簡潔的言語報告完最近發生的一宗案件,她是一刻都不想多留在這裏,特別是在柳川死後,常守對禾生的反感更是加深。

  常守邁開腳步,準備離開這裏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。

  “宜野座執行官最近狀態如何?"

  “……"

  只是簡單的一句話,就足以令慍怒寫在常守的臉上,連剩下的那一絲柔和都從她飽滿的臉上褪去。

  “你是故意讓宜野座先生到諾娜塔的吧?"

  事後仔細一想,宜野座先生到諾娜塔這件事先知系統一定知道,當時禾生局長亦在場,但他們沒有阻止宜野座先生,當初縢君目睹先知系統的全貌後就立刻被滅口了。

  禾生沒有回答常守的問題,只是笑而不語,而這個舉動更是煽起了常守心中的怒火。

  常守緊繃着臉,冷冷地道:“你們只是想多一隻能利用的棋子吧?"

  面對常守直白的話,禾生只是從容地勾起嘴角,“既然身為執行官,為我們辦事是他的義務,為了擴大使最大數量的人得到最大的幸福,我們認為他是合適的人選。事實證明我們沒有錯,宜野座執行官仍然與往常一樣沒太大的變化,看來他跟你一樣明白我們對社會的重要性。"

  禾生快速地敲擊鍵盤,把電腦螢幕上的畫面呈現到常守的眼前,“這是宜野座執行官最近的psycho pass紀錄,雖然一度上升過,但這一兩天已經有下降的趨勢。以這些年他的成長來看,你不覺得宜野座執行官是位很優秀的人才嗎?"

  “就算宜野座先生的psycho pass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,亦不代表你們做的事是正確的。即使宜野座先生是執行官,他也是市民,也有權利包括在你們所謂的最大的幸福之中。"

  “你說得沒錯,只是很遺憾,就算是我們也只能實現最大的幸福。"禾生消去了擋在她與常守之間的螢幕畫面,她抬眸看着常守,眼鏡背後是一雙一如既往理智,卻冰冷得沒有任何溫度的眼睛,“若果犧牲少部份人能讓更多人活在和平當中,我們毫無疑問會這樣做,這才是對社會來說最有利的選擇。"

  “看來,無論如何你們都想利用宜野座先生了?"常守眉頭緊鎖,“別的事情還有商量的空間,只有這件事我是絕對不會退讓的。"

  “呵呵,如果我們真的告知他系統的真相,你會怎麼做?"

  “如果你們真的這樣做,我是不會乖乖地聽從你們的。先知系統,比起宜野座先生,你們更想利用的是我吧?"常守轉過身,眄視了禾生一眼,“既然你們這麼擅長權衡利弊,那請好好考慮一下什麼才是最好的選擇吧。"

  常守頭也不回,向着門口走去。

  “常守監視官,你的能力是有限的,想憑一己之力改變整個社會,還是太天真了。"

  禾生的聲音從後方傳來,常守沒有回應亦不打算回應,她踏出了門口,身後的自動門隨即關上。


TBC

评论(2)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