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#考完試啦ROARRRRRRR
#預先祝大家聖誕節快樂!ε٩(๑> ₃ <)۶з





  宜野座停下腳步,怔怔地看着前方,除了驚愕外,眼底還有着深深的憤怒。

  他們拚了命保護的……就是它?

  為了保護它,究竟犧牲了多少人?!

  前方是一個由眾多大腦所組成的機器,而社會的一切都由這些大腦決定,包括每一個人的命運。

  宜野座握起拳頭,強忍着內心的怒火。在他眼前就是先知系統的全貌,社會中最醜惡的真相,而常守正獨自站在那。

  在龐大的先知系統前,常守的背影顯得份外的渺小,而她一直在用自己渺小的力量去改變整個社會,她不曾試圖把別人牽扯進來,因為她知道這條路會是漫長且艱辛的,痛苦就留給自己承受,幸福就留給別人享受。

  宜野座凝望着常守的背影,感覺胸口一滯。

  他早已察覺到常守在獨自守護某一個秘密,如果她不說那麼他就不會問,他選擇在常守有困難的時候去幫助她,陪伴在她的左右,這是宜野座保護她的方式。

  不過,當宜野座真正目睹常守在背負着什麼時,他覺得自己一直以來所做的都是微不足道的事,他分擔到的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為了不再重蹈覆轍,這些年來宜野座一直在改變自己,希望能改變到什麼,保護到什麼。但是,他仍然看着身邊重要的人受傷,這雙手仍然保護不了自己想保護的人。

  宜野座的眉頭無聲地蹙起。

  常守,你所背負的,比我想像中要殘酷很多。

  前方,一直靜止的背影突然動了起來,常守舉起了支配者,把它對準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柳川,那動作不帶任何的猶豫。

  支配者切換到致命清除模式。

 

  這是……

 


  “常守,你認識他?”

  “柳川先生是我的中學同學,曾經經常在一起。”

 


  “常守!!!”

  在寂靜的空間裡,宜野座的聲音從後方傳來,常守握着支配者的手頓了頓,她有一瞬以為自己聽錯了,她不可能在這裡聽見宜野座的聲音。

  常守緩緩地轉過頭,看見正跑向自己的宜野座,心頓時漏跳了一拍。

  為什麼宜野座先生在這裏?那麼……

  常守下意識地望了眼先知系統,再回過頭看向已經站到身旁的宜野座。

  “常守,沒事吧?"

  “我……我沒事。"

  宜野座的表情意外地冷靜,亦沒有詢問常守任何關於系統的事,他的雙眼只是查看着常守有沒有受傷,並沒有看先知系統一眼。

  見常守沒有受傷,宜野座便扭頭看向地上的柳川。

  “他是你認識的人吧?由我來……”

  未等宜野座把話說完,常守已搖頭拒絕,“宜野座先生,這件事是因我的疏忽而起,我有責任去了結。”

  常守說完再次舉起了支配者,宜野座卻伸出冰冷的義手,覆蓋在常守握着支配者的手。

  手上冰涼的觸感讓常守愣了愣。

  “常守,別再加重自己的負擔了。”

  “我沒……”

  “你的手在抖。”

  常守的視線隨即落到自己的右手,雖然幅度不大,但被宜野座握住的手真的在微微擅抖着。

  “交給我吧,這是執行官的職責,監視官只要看管我們就夠了。"

  “但是……"

  “常守。”

  宜野座向常守揚起嘴角,笑容輕柔。

  “一直都是你在保護別人,這次就做被保護的一方吧。"

  做被保護的……一方?

  “宜野座……先生……"

  常守的視線凝住了,她先是愣了愣,接着咬住下唇,緩緩把拿着支配者的手垂下。

  宜野座將常守輕輕地拉到自己的身邊,再用義手擋住了她的視線,而同一時間,宜野座的支配者已經對準了柳川。

  犯罪系數317,執行模式,致命清除者,請謹慎瞄準目標進行清除。

  柳川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,說出了在世上最後的一句話。

  “朱……再…見……謝謝你……"

  “柳川先生……再見……"

  嘭——

  

 

 

TBC


评论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