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#沒邏輯可言




  一個月後,常守終於回到了公安局。常守的腳傷其實早已康復,只是一係的大家認為她在事件後應該要好好放鬆休息,強迫她請了一個月的大假。雖說是休假,其實常守也沒有很多休息的時間,新政府剛成立,為了建立良好的形象,把先知系統關閉了的常守便成為了新政府的形象代言人,儘管常守喜歡過着低調的生活,但為了鞏固剛成立不久的新政府,她也只能接受大量的媒體採訪。

  至於狡噛,在常守向新政府的推薦下已經在一星期前順利復職。

  常守要回來,一係的大家為她準備了一個小小的歡迎會,一直擔心着常守的雛河在看見精神煥發的常守後,差點就要哭出來了。

  歡迎會過後,大家再次投入工作中,幸好今天暫時沒有案件發生,一係的大家都不用出動。

  狡噛坐在電腦前伸了伸懶腰,再把煙頭壓到煙灰缸。

  視線不自覺往常守坐的位置望去,那裏卻空無一人。剛才常守說稍微買杯咖啡來喝,到現在還未回來,快過十五分鐘了吧?

  狡噛站起身子,掉下一句“稍微出去一下"便離開了。

  “前輩有吸煙的習慣……"雛河瞥了眼狡噛座位上的煙灰缸,再小聲地道:“說起來……姐姐身上的味道……不同了。"

  正在鍵盤上打字的宜野座停下手上的動作,揚起了嘴角。

  “少了那種難聞的香煙味道了。"

  

  “喂,常守。"

  狡噛找到常守時,對方伏在桌上睡着了,手上握着的咖啡已經涼了下來。狡噛沒想到常守只是出去買杯咖啡也能睡得這麼熟。

  狡噛不禁嘆了口氣,把咖啡拿開後坐到常守的旁邊。

  自從回來後,他們都沒怎麼好好說過話,雖然對方是在休假,但基本上都在忙,就算去探望她都是跟整個一係一起去的,根本找不到談話的機會。嘛,就算說上話了,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
  “……嗯。"

  常守發出了細微的聲音,狡噛看着常守臉上的笑容,勾起了嘴角。

  在做什麼好夢嗎?

  說起來,一個月前把她救出來時,難道她以為自己在做夢?也難怪,畢竟離上一次見面已經過去了四年。

  “四年了啊……"狡噛看着窗外,略為感嘆地道。

  當初離開的時候,沒想過自己會有回來的一天,是常守讓他有了這個希望,而今天,他真的回來了,還再次成為了刑警。

  灰藍色的雙眼再次望向一旁熟睡着的常守,只是靜靜地凝視着。

  良久,狡噛低下頭,輕吻了常守的臉頰。

  “……朱。"

  這一個字,包含了他四年間全部的感情。

  “……"

  微風從窗外灌了進來,兩人的髮絲在風中飄舞着,整個世界安靜得彷彿只剩下他們兩人。

  一直緊閉着的雙眼微微地顫了顫,然後,慢慢地張開……

 




FIN





 

#嗯……請自行腦補小朱醒來後狡噛的表情

#感覺寫狡朱的話寫到這裏就夠了

#標題除了有文章裏提及過的意思外,還包含了我的願望,他們能在生命的路上與對方共渡同一個終點就好了,所以請去領證=)

#同一時間開了宜朱坑,強行狡朱後來個強行宜朱!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~

#最後,感謝看到這裏的大家!<3

 


评论(2)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