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#我來更文了,內心戲真的是超難寫-_-,特別是狡哥的,修改了N+多次
#這次有點短



  醫院裏瀰漫着淡淡消毒藥水的味道。

  常守的雙眼緊閉着,安靜地躺在病床上,旁邊的是狡噛,自醫生離開後他就一直守在常守的身邊寸步不離。

  常守的狀態已穩定,腳上的傷亦處理好,雖然失血多,但並沒有生命危險。

  在看紙質書本的狡噛坐在椅子上,滿佈厚繭的手在翻着書頁。良久,灰藍色的眼睛有意無意地看向病床上面色蒼白的常守,狡噛把書本放到大腿上,就這樣凝視着她。

  上一次見面,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吧?

 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,你仍堅守自己的信念,不被其他事情左右,努力守護法律到最後一刻,我曾認為法律不能保護人民,但你以它制裁先知系統,證明了我是錯的。

  四年前在車裏聽見韓議長下台的消息,當時就在想,你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剛進公安局的新人,而是成為了一位很出色的刑警。但那些契機,想必是殘酷的吧?

  你一定不會置身邊的人於危險之中。要獨自走到這裏,究竟背負了多少重擔,經歷了多少場惡耗。

  抱歉,在那段艱苦的時期沒有在你的身邊支持你,幫助你。我很過份吧?當初是我把你牽扯進來的,最後卻留下你一人面對剩下的難關。

  對不起。

  還有,謝謝你,讓我能光明正大地回到日本。

  狡噛伸出手,輕輕地握住了常守白皙且略冰冷的手。

  常守,你不用再獨自肩負過於龐大的責任。

  以後,就讓我來分擔你背負的所有。

  


  六年前,狡噛選擇了一條與常守不一樣的路。

  他認為法律不能保護人民,常守認為不是法律保護人民,而是人民去守法。

  儘管走的路不同,他們最後還是站在了同一個終點上,而這個終點,便是另一條新道路的起點,他們會堅持自己心中的正義與信念,一起走下去。






TBC



P.S.下一次會是最後一更, 我會盡快更的了……感謝~


评论(2)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