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朱廚一枚/狡朱/宜朱/狡朱宜
NL ONLY
長期缺糧想自給自足
文筆欠佳,腦裡沒有邏輯二字
#禁止轉載#

Stood there and watched you walk away from everything we had but I still mean every word I said to you.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#當完deadline fighter趕來更文了

#感謝看此文的大家

#重申這裏不存在合理不合理的問題

#今次的bug有點大, 為了del bug, 擅自加了個設定

  "在常守破壞了先知系統前,系統已停止運作,這是計劃的一部份"



  諾娜塔外被數輛警車包圍着,一係的執行官從警車裏衝了出來,看着眼前正在崩塌的諾娜塔,心裏頓時被絕望感充拆。

  他們得知常守單人匹馬衝進了諾娜塔後就已經趕過來,但還是什麼也改變不了,心中一直祈求不要發生的情景還是倒映在眼前。

  “常守……”

  宜野座伸元以虛弱的聲音道出她的名字。

  難道……又要再次失去了?

  可惡!!!

  宜野座剛想邁步向諾娜塔奔去時,身旁的六合塚彌生卻擋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“讓開!常守還在裏面!”

  六合塚看着一臉焦急的宜野座,一向淡定從容的她,眼裏禁不住流露出悲傷的情感,她吸了口氣,大聲地喊道:“你內心也明白的吧?!已經……太遲了!你進去只會送死!”

  “那你要我在這裏看着什麼都不做嗎?!"

  六合塚垂下了眼簾,抿了抿嘴唇再道:“常守監視官她……就是不想我們受傷,才會瞞着我們一個人衝進諾娜塔的。"

  “……"

  宜野座別過了臉。六合塚說的話他都知道,但他不可能只站在這裏看着眼前的一切,這對他來說太殘忍了。

  “讓開,我要進……"

  “姐姐……是姐姐……"一把微弱的聲音響起。

  宜野座聞聲轉向身後的雛河翔,只見他直瞪瞪地盯着面前的諾娜塔,眼裏充滿了欣喜,臉上綻開了一個笑容。

  “姐姐……是姐姐!”

   宜野座立刻望向諾娜塔的大門。

 


  一切像是回到了六年前。

  六年前的那天,狡噛慎也抱着受傷的常守,把她放下後便離她而去。

  六年後的今天,狡噛慎也抱着受傷的常守從諾娜塔跑出來。

  但這次不一樣,他決定回來了,就再也不會離開。

  一直昏睡着的常守艱難地把眼睛睜開成了一條微縫。常守記得這懷抱,有着淡淡香煙的味道,跟六年前一樣,他一直都沒有改變,還是那個狡噛先生。

  只是,意識模糊的常守認為這只是依着她的願望而發的一場夢。

  朦朧的視線中隱約看見狡噛下巴的線條。

  常守吃力地張開口,以不確定的語氣問道:“狡噛……先生?"

  “呼……怎麼了,常守監視官?"

  是他的聲音……

  “真的是……狡噛先生?"

  狡噛低頭看向懷中的常守,撇起一道無奈的笑。

  “真的,我就在這裏。"

  就在你的身邊。


TBC

评论(2)
热度(9)